你好FM EP46 不回顾不顽固不踟蹰

 成功案例     |      2019-02-14 15:36

  我不是个追星的人 —— 不主动买专辑,不会在网上买歌听,没有过歌手海报,也很少去演唱会。我通常说喜欢一个歌手也只是对于一个声线一两首歌的偏爱,仅此而已。

  但其实也有个小例外。被问起偶像是谁的时候,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恒久的名字:孙燕姿。

  模糊的记忆里是2004年,小学二年级,和发小一起坐在上学去的车上。车子开过一块儿大大的某师傅☆△◆▲■冰红茶的广告,褶皱的牌子上映着孙燕姿◇•■★▼的脸。我爸打开车子里的收音机,电台又一次放起了红遍大江南北的《遇见》。由于这过分流行的冰红茶,那时候我对孙燕姿的印象停留在了包装上灿烂中略有一丝尴尬的笑脸,还有那句总是容易和几米画册联系在一起的:

  和同时代的那些火的歌曲相比,孙燕姿的好几首成名作都不好唱。学校里面几个小屁孩可能围在▲●…△一起哼着 “圈圈圆圆圈圈 (圈圈圈圈圈圈圈圈)” 无限循环,也可能是 “睫毛弯弯 眼睛眨啊眨”,但是教室里也许不太容易找到谁认真的 “听见风穿过地铁和人海”。和她的歌一样,我初记忆里的孙燕姿,有着不同于二十一世纪初各甜美嗲女生的洒脱,和她自▼▲己诉说故事的方式。

  那个时候的孙燕姿,短发、背心、牛仔裤、MV里总是低着头吟唱、迎着风摇晃 —— 华纳时期前的孙燕姿被塑造了一个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偶像形象。在李偲菘李伟菘两兄弟的帮助下,发了◆■疯一样发专辑,从2000年出道开始五年间便火速发了九张专辑,其中每一张专辑都有两三首能被一直默默传唱着...

  《天黑黑》《超快感》《我要的幸福》《开始懂了》《害怕》《风筝》《绿光》《神奇》《我不难过》《遇见》《逃亡》《我也很想她》《同类》……

  其实我真正开始去了解孙燕姿是《完美的一天》那张专辑。我还记得那年东方风云榜依然很火,节目一开始打了这首新歌,播放了孙燕姿染了红头发拍的这MV和专辑宣传。不知是中了什么邪,年少做作的我当时觉得这首歌完美地描绘了我的理想生活,尤其是 “大大的落地窗户”,并祈愿一定要哪天住进这般洒满阳光的房子,在落地窗边醒来。(题外话:现在真正住在落地窗房间之后才知道什么叫温室效应,

  然后我像着了魔一样,开始找孙燕姿前前后后的歌,一首一首一首一首翻着下载到迷你的绿色ipod里,秋游的大巴上和同座一人一个耳朵,一首一首听她当年那些或红极一时或有些小众的歌。

  2007年,处于事业上升期的孙燕姿加入了百代唱片,也为我们带来了第十张专辑《逆光》,而她的火热阶段也◇…=▲算是到达了巅峰。《我怀念的》《逆光》《咕叽咕叽》《安宁》四首风格各异的歌曲当时掀起一阵狂澜,其中《我怀念的》在华语歌坛时至今日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而出于私心,《逆光》的旋律和曲调也更是直戳我心:

  —— 主歌略带沙哑低沉的唱腔到副歌突然爆发,如同打开了新的世界。这支在埃及完成的MV也独具一格,那一束背后的光与前期孙燕姿的风格一脉相承,却也预示着这张专辑后孙燕姿成熟后的任性。

  她总是销声匿迹几年后突然带来一张专辑引起歌迷间的轩然大波,然后又淡出在大众的视野,好让大家好好回味新歌几年。我在知乎上看到一个人说,每个人的青春都有一个歌手为之疯狂,男的他选周杰伦,女的便是孙燕姿。

  而对于我来说,不幸○▲-•■□的是,孙燕姿在我青春期开始的时候选择淡出,我不再有她每年出的新歌的陪伴,但幸运的是,她每一次出专辑都见证了十几岁的我不同的节点。

  初二那个矫情的年纪,我拿着一杯热巧克力听着《当冬夜渐暖》装模作样地温暖自己,也自以为能和着初恋的苦涩听得懂《是时候》。

  高二那个迷茫的◆◁•时期,孙燕姿带着《克卜勒》《天使的指纹》《尚好的青春》浩浩荡荡地来了,因为SAT的冲突我无法去她上海的演唱会,便一遍又一遍躲在被窝里听,一遍又一遍地被这旋●律戳到了我的心事。

  时至今日当 “等不到你/成为我最亮的星星/我依然愿意借给你我的光” 被哼起,我心头那最•□▼◁▼软的地方总是莫名被揪了起来。那时候的孙燕姿已然是个知性成熟的女人,依然是十年不变治•●愈心灵的声线,却用淡淡的语调,唱起了别人的故事。

  三年后,《跳舞的梵谷》又突然袭来。接近不惑之年,孙燕姿却带来了全新的尝试 —— 自己导演主打歌的MV,接近半张专辑都是实验性的快歌,融入了利地亚调式和戏曲元素。文艺得张狂,阴郁得深邃。

  第一次听到《跳舞的梵谷》时,感到难以理解,难以入耳,用孙燕姿自己的话说 “十个人听完后,六个人不喜欢,四个人没感觉”,但某一次再听到时,就如同灵魂▪•★突然受到一击,被庞大的编曲深深吸引得单曲循环。 阴郁,迷幻,近乎癫◁☆●•○△狂,这是一个粉丝眼中不太认识的孙燕姿,可能有些人会不理解这首主打歌的任性,但是不得不叹服孙燕姿在神秘恢弘的中古曲调中细腻的狂欢。

  《风衣》是一首像是《你的背包》一般将往日情拟物化的歌曲——“一张张飞过的日历,拼凑剪贴一件风衣”——风衣里有告别的身影,有去过的过去,曾经同行的人,像候鸟飞去,留下了一个北★△◁◁▽▼极。孙燕姿在采访中说, 她很少会唱这样的一首描绘绵延的友情的歌。MV呈现出孙燕姿一种阅尽千帆的姿态,目睹了两位温暖的老奶奶生命最后的旅行。说是怀旧或是告别,倒不如说《风衣》里更多的是一份温暖和洒脱。

  《我很愉快》将孙燕姿过去《开始懂了》《我怀念的》《我不难过》中自欺欺人的悲伤的内核推到了高点,有人说这也是孙燕姿同学有史以来最丧的一首歌。极少的歌词,MV中黑★-●=•▽白的影像,恍如隔世,“泪流到天亮”。

  是的,孙燕姿带着略显不一样的自己回来了。她已为人母,有历经岁月的知性,也有暗自绚烂的疯狂。

重庆欢乐生肖